刘善庆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扶贫更多是依靠政府官员来推动,市场主体则参与较少。扶贫产业的选择本应由市场主体进行决策,虽然也会存在市场主体决策失灵这一问题,但是相对来讲,如果地方政府不熟悉市场变动及发展趋势,对信息不敏感,由此代替扶贫对象进行产业设计和产业选择,无疑会在很大程度上存在主观性和盲目性。

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,目前的大运汽车已经陷入了较大的主营业务盈利困境,如果不是这18亿元左右的投资入大额输血,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不仅不可能取得高额的利息收入,还可能需要为其当年的负债规模搭进去一笔不小的利息支出,如此一来,大运汽车2018年上半年能否实现盈利都将是一个大悬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