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去年四季度A股行情超跌,去年可转债指数最终并未保持红盘,2018年总收益率呈现负值。不过这也为2019年转债的强势打下了基础。

阮润生